921震央探祕

引发中部地区人口重大伤亡的「921地震」即将届满十年,地层落差严重的车笼埔断层现今是何模样?这次我们将走进这道曾经撕裂台湾的旧疤痕。

很久很久以前,记得我们要当兵时,对于分发的新兵中心有个顺口溜,叫做「血溅车笼埔、泪洒关东桥、快乐斗换坪」,恶名昭彰的车笼埔还是车轮埔,大概没几个人搞得清楚,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都是很「硬斗」的新训中心!至于「车笼埔断层」,可能就能勾起许多人的回忆了,没错!它就是1999年发生的921地震中,灾情最严重、落差变动也最大的的断层带。

先上个地理课,车笼埔断层位于台湾西部,起于台中盆地的东边,为一条东倾的逆冲断层。它的东侧有双冬断层,西侧则有彰化断层,的地层错动夺走了近万条人命,就是由这个车笼埔断层所引发!

是上苍惩罚台湾人的贪婪,还是上天妒忌台湾人的乐天知命?921地震在台湾这颗蕃薯地瓜上震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痕,更震碎了许多家庭,将近十年了!这条大自然的伤口裂痕,并不像我们身体上的疤痕会自行癒合,它从此注定与日月天地共存,如今我们打算开车走进这条伤口裂缝中,寻找这相当于两百多颗核弹爆炸后,所遗留下来的景象。

921震央探祕一般来说中差锁定已经足够应付这段路程,其次得考虑的是离地高是否足够。921震央探祕我们循水路进入车笼埔断层,前行五、六百公尺后,地形就开始剧变。

循水路进攻
强渡溪床挺进

我们由台中中兴路一路转进竹村路,小路随着山势蜿蜒与起伏,带路的「六级厂」陈长生熟门熟路,从哪个巷子转进、经过谁家的后院,三两下我已经记不得那幺多了,Defender循着水路溯溪前进,连续多天的炙热高温几乎吸乾所有水分,连溪里的鱼虾都无法残存。

被巧克力花纹轮胎所挤压的鹅卵石咯咯作响,时而高亢时而低沉,周遭万籁俱寂下,声音格外的明显,毫无生机的景象十分诡谲,很难相信这竟然是发生在大白天,相信夜晚时景色将更加凄凉。

通常台湾溪谷应该是潺潺溪水流动,搭着蛙鸣、虫叫以及鸟啼声才是,921重灾区如今并非如此!我们没多想什幺,进行四传切换后,加足油门继续前进。这里的山势多在400~600公尺之间,算是中央山脉由南投延伸过来的中海拔山区,山头背后就是中潭公路。

说也奇怪,当进入地表裂缝「一线天」之后,整个气温剎那间转凉,宛如进入冷气房一般,先前没有生命迹象的感觉顿时消失,眼前真的可以看到潺潺的溪水以及鱼虾,蝉与鸟儿大鸣大放。两旁野生的芭蕉与树蕨,与我们所驾驶的Defender构成一幅「前进高棉」的景象。柴油引擎的运转声在这峡谷之中,犹如「蕩气迴肠」般,排气声格外的响亮。

921震央探祕这段水路由台中太平开始,终点位于南投县。921震央探祕我们循水路进入车笼埔断层,前行五、六百公尺后,地形就开始剧变。

Defender加高改装
长驱直入直达核心

说实在的,至目前为止都还没有任何障碍能够阻挡这辆加高与35吋大脚Defender,不过眼前的路况变得越来越艰难,蜿蜒的峡谷死角愈来愈多,多处甚至得探头确认车腹是否得以通过。

说也奇怪,我们反而不会去担心头顶上那五、六百公尺的峭壁山峰,会不会有落石砸下。大约快一个小时的路程,我们在一阴凉处稍作休息,冰凉的溪水中随便翻起石头,就可
以抓到溪虾与螃蟹,绰号乐脚的陈长生随手抓了一只肥滋滋的溪虾剥去壳,就往嘴里吞!笔者没去体会这鲜美的滋味,倒是先想起老美说的:日本人总是等不到鱼熟,就把它们给吞了。

当地面由鹅卵石变成崩裂的巨岩时,就可以想像当时921山崩地裂的骇人情景,这些崩落的巨石与坍塌的黄土,似乎会不断的变换新的面貌、令人迷途丧命,但Defender就像识途老马,没有停歇的持续前进。不断摇晃攀爬,只有改装后的SUV可以来到这,眼前小小的山泉并非溪流,但它仍持续溪流、不断汇集壮大,最后变成大肚溪出海。

没人知道何时会再来个山洪或是土石流改变眼前的一切,这道921伤口虽不能癒合,但是看着两旁山崖开始绿意盎然,绝处逢生的强韧生命力势必渐渐的抚平它,最后形成一道与大地同色的绿色疤痕。

921震央探祕921震央探祕溪里到处是肥滋滋的大溪虾,乐脚拨了壳直接生吃,石头下也躲藏着许多小螃蟹,随手一翻、手到擒来。921震央探祕「人定胜天」让某些人产生幻觉,自以为能征服大自然、凌驾其上。讽刺的是过程中的危险凸显出人类的渺小,也让这些挑战者开始懂得珍惜生命。
上一篇: 下一篇: